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>莆商频道>莆商乡愁

家乡的瓦

2019-11-26 08:29 平台彩票app网

  □今人

  我的家乡在荔城区西天尾镇碗洋村。村名古时候叫碗窑,后改名为碗洋。碗洋、碗洋,顾名思义,就是碗的海洋,也就是盛产碗的地方。不过,不知从何时起,就改生产砖瓦了。

  瓦是砖瓦厂烧制出来的。工人从田中取泥,摔坯,割泥——用铁丝割泥,割出一块砖,割出一片瓦,再层层叠叠摞进窑子里烧。几天几夜,火让砖成了砖,让瓦成了瓦。

  砖瓦工人真是辛苦。我每次放学经过,远远看去,他们就像一个个泥人,不过,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记得是在上世纪70年代,家里盖起了土石混合房,即下半部是石头上半部为土坯的四厢房。到了封顶的时候,就是用砖瓦铺成的屋顶。

  那是1976年秋,母亲眼看着家里的四厢房快封顶了,就提前与村砖瓦厂联系购买砖瓦材料的事。之后,便招呼全家老小,利用傍晚时间,挑上箩筐、簸箕,到村砖瓦厂挑砖瓦,大人一般都用箩筐挑,小孩一般用簸箕挑,一连挑了几个来回,终于备足了盖屋顶所需要的砖瓦材料。

  说到用砖瓦铺成的屋顶如今已不多见了,而在我童年时经常遇到,杉木做成的檩子成梯字形横跨在墙顶两端已挖好的凹槽处,细密的椽条又竖着钉在了檩子上,然后,一片片瓦便从上到下依次排着队,肩并肩,手拉手,重叠着从屋脊一直排布到屋檐。单独的瓦片,只是最为简单的几何造型,并不起眼,然而因为群体的构成而造就了奇迹,创造了辉煌,仰放则为谷,反覆而成峰,峰谷相连,山峦起伏。这样的屋顶,呼应着远处的山林,近处的树影,也呼应着鸟的翅膀,风的足迹。

  这不,一幢新房子,一旦瓦铺好了以后,那砖瓦之下,顺着椽两端的槽口空隙地,便是鸟儿筑窝的爱巢了。

  风也在瓦隙间掠过,有如带笛行走,发出“呼呼”的声音,每逢台风来临,更是“呼呼”直响,乡村的小孩,有的听了以后还有些生怕呢。

  台风过后,伴随着大雨敲打得瓦直响,更有激昂之声,特别是盛夏时节的暴雨来临,风携带着雨,哗,一阵急,哗,一阵缓,可以听见雨的脚步,在瓦背上奔跑。一忽儿过来,一忽儿过去。声声切切,似万马千军,又如车水马龙。

  在这样的老屋顶下,假如能请来一支乐队,弹奏一曲古琴音乐,那该有多么的惬意,必能令人心旷神怡,浮想联翩。

  很多年前,到了秋天,每次回去都能看见那么多的完整的夯土墙与黄泥屋,当然,也有黄泥屋的屋顶,就是成片的瓦。秋意真浓呀,在乡村,村民们把秋天丰收的大豆用稻草扎好用竹竿横着挂成一排排,搁在这样的瓦背上晾晒,别有一番风景。秋天的阳光打下来,整座村庄都是丰收的景象。

  那样成片的瓦屋顶,真是弥足珍贵呀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些朴素的民宅现在是越来越少了,大多被水泥钢筋的房屋取而代之。这些房子都凝聚着村民们的生活智慧,也收集着每一户人家的悲喜日常。而今大多数人已经搬离,有的进了城,有的搬进了镇里,还有的乘着“美丽乡村”“幸福家园”的东风建造新房,但是这些瓦房子作为老祖宗的宝贵遗产保存着、还存在着,那些逝去的旧日时光也依然还在。

  现在没有这样简陋的砖瓦厂了。如果砖瓦需要更换,也几乎买不到了。那些趁天晴时上屋顶翻瓦捡漏的人,常常一边捡漏,一边叹气。

  我行走在田间地头、大街小巷上,遇见那些白墙黑瓦的老房子时,真想去问一问,他们的瓦是从哪里买的,还能买得到吗?

  站在故乡山坡的古榕树下,眺望着对面的山林、炊烟、砖瓦,就觉得那才是故乡的屋顶。这春雨点点滴滴地落下来,敲打在瓦背上,或者又从屋檐淅淅沥沥成串地落下来,你也一定会觉得,所有的乡愁,都在这样的瓦隙间了。

  最近,我在城里县巷还看到泥水匠们正用旧瓦片在修复莆田宋城呢。莆田宋城老街区,依稀保留着当年的历史风貌,拥有最中心也最久远的莆田老城记忆。今年莆田元宵尾声,莆阳宋城街区元宵庙会在荔城巷陌交错的古街区隆重举行,重现昔日宋城的繁荣景象。赏非遗、品民俗、体验传统手工技艺、尝遍古代特色小吃……人们一日之间穿越千年,回到宋城,回到了旧瓦房,那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啊。

  你说,为什么,在都市里,建筑师们要用残砖断瓦搭建起一个个思乡的房子呢?那哪里只是建筑,那真是一个世界呀。那是一个远方的世界,是精神的远方。那一片片的瓦,翻过来,两边卷卷的,不是可以盛下许许多多的乡愁吗?

  面对这样的一座座墙,我想城市的记忆与历史,一定会被这些残砖碎瓦给接续上了,这不,莆田的宋城原貌恢复,那屋顶上的砖砖瓦瓦,不都作了最好的证明!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