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>莆商频道>莆商乡愁

南京一座城市的“备胎”魅影

2020-04-20 10:35 平台彩票app网

  □禾刀

  本书中,叶兆言以史为纲爬梳剔抉南京历史:从公元211年孙权迁治秣陵,到1949年百万雄师过大江,历经东吴霸业、六朝金粉、南唐偏安、明清隆替、民国风云,南京如何一步步走来?秣陵、建业、石头城、建康,南京的古名称有何历史意义?从竹篱笆到明城墙,城市建制怎样演变?孙权、萧衍、李白、颜真卿、李煜、王安石、辛弃疾、朱元璋、朱棣、利玛窦、张之洞、孙中山,这些人物在南京留下怎样不朽的传奇……叶兆言透过南京这扇窗户看中国历史。在这里,南京不仅是一个叙事空间,更是历史兴衰在这座城市投射的一个魅影。

  南京倚江而立,水陆交通不在话下,但就其地理位置而言无险可守,也缺少防御纵深。在冷兵器时代,这里平缓地势适合大规模部队展开队形短兵相接,加之城市周边水网密布,为军队借助水路开进提供了有利条件。而在热兵器时代,这样的地形同样有利于重火器借助水陆两路快速推进,发挥装备火力。总而言之,单从军事角度看,南京作为帝王将相盘踞的都城实在难言理想。

  历史就是这么奇怪。南京历史上被选为都城的不下十余次,分别是吴、东晋、宋、齐、梁、陈,即史称六朝古都,此外,南京还是南唐、南宋、明朝开国和南明的都城,亦是民国的首都。南京之所以屡次被“钦定”为都城,表面看各有各的偶然性,但仔细琢磨又不难发现,这些“偶然”与孙权当时迁都南京有着某些历史渊源。

  应该说,孙权的迁都选择多少夹杂了些许无奈。孙权称帝之地在今湖北鄂州,当时孙权势力范围向西远达扼守西部、拥有大片良田的荆州,但面临北方曹魏强大压力,孙权自感不是对手。迁都南京本质上是孙权的一种战略收缩,毕竟南京是孙吴发家之地,具备更多可与曹魏抗衡的资本。

  至于其后面的东晋、宋、齐、梁、陈五朝,同样面临北方的威胁,从军事看主要基调还是防守。他们选定南京作为都城,权因此前孙权“验证”了这座城市所谓的“龙盘虎踞,帝王之气”,实际上也是为他们的称帝寻找某种合法性。加之,随着历史发展,江淮一带经济发展终有较大起色,作为国力重要根基的人口亦增长较快,这为他们“龙盘虎踞”提供了更多支撑条件。

  朱元璋定都南京,同样有此考量。当时北元余威尚在,朱元璋势力仅覆盖江淮一带,定都南京显然更有利于朱重八聚拢人心,更何况这座城市还是六朝拼死拼活捍卫的“龙脉”。篡位成功的朱棣看似例外也不例外。朱棣的大本营在遥远的北方,南京对他而言,虽具有法理上的正统性,但回到北方他自己的传统势力范围,他内心才能更加安稳。但为了不至于落得个忤逆先祖的历史骂名,他于是将南京变成“陪都”。这种变通本无实质意义,仅为他的迁都提供一个低劣的托词。

  南宋则从另一角度验证了南京战略地位的脆弱性。当宋高宗选择杭州作为都城,而只是将南京当作“留都”,反倒“避开了南京短命王朝的魔咒。南宋共传五世九帝,享国一百五十三年,远远长于六朝各国和南唐”。相较于南京置于战略前沿,背靠大海的杭州显然伸展空间大得多。

  中国传统的政治和经济中心都在北方,南京作为都城出现,颠覆了传统,对北方政权的正统性构成了挑战。正是出于对南京“龙脉”的忌惮,各朝征服者对这座城市要么大开杀戒,要么频繁压低南京行政区划,要么从名称上弱化这座城市的影响力,总之想方设法斩除这座城市所谓的“龙脉之气”。

  与帝王将相过于看重南京的“龙脉之气”形成泾渭之别的是,“南京历史上,不止一次出现亡国皇帝,有孙后主,有陈后主,有李后主”,还有南明的朱由崧等。叶兆言指出,“南京就是个‘备胎’。‘王气’可以从两种角度讲,有野心的人利用‘王气’说事,而已经成功的人要打压这个东西。所以有两种‘别有用心’,古代反叛者用‘王气’造反,而统治者会极力防范这个东西”。无论是“别有用心”还是“极力防范”,终不过是捍卫封建统治。

  所有的历史,都是未来的铺垫,南京的“备胎”魅影早已烟消云散。洗却血雨腥风,南京将“诚朴诚信、博爱博雅”作为城市精神,牢牢铭记在心——这或是历史给这座城市留下的最大遗产。

 
附件下载: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匿名

验证码 :  验证码

网友评论: